果园12年不除草结果土壤黝黑、不用施肥果树还欣欣向荣。

  12年沒除草的果園會是什麼樣子?大概很多農民會驚呼:怎麼可能!這麼多年不用除草劑也不割草,草會不會長得比果樹還高,人根本走不進去,而且裡面躲很多蛇,變成「厄夜叢林」?

  來到他實踐「草木共生」的果園,草相多元、高度僅及膝,綠意盎然不雜亂;細看土壤,很久沒下肥料,卻黝黑肥沃又鬆軟,果樹也欣欣向榮。

  草木共生可說是草生栽培的進階版,劉興健說,只要比草高的木本果樹通通適用此法,願與農友們分享多年來累積的操作心得,以下為劉興健第一人稱口述,記者採訪整理。

  留草的好處非常非常多,可以保溼、吸熱控溫,製造有機質,又可以水土保持。下大雨時,泥土不會流失。如果沒有草,不管下了什麼肥料到土裡,大概百分之七、八十都會流失掉,尤其是山坡地。

  有些人會說,你下的肥不就都被草吃光光?我說,草有長腳嗎?它吃多少,就會回饋多少。

  現在農政單位推廣的草生栽培,是種綠肥撒種,種田菁、油菜、笤子等等,長起來以後就割掉,變成肥料。但是草生栽培有個缺點,你要花很多時間去割草,割草也是成本,一甲地最保守估計一年要割三次草,正常大概一年五到六次,一甲地大概就要割五天到一個星期。如果請人割草,一天要兩千五。

  我的「草木共生」,不用種,都是自然生長的草。不需要割草,只用「碾壓」的方式。要進園工作前,就開搬運車繞一圈,把草都壓平,就好了。這會有一段陣痛期,就是剛開始要忍耐讓草長得長一點,大概要到腰部,壓下去才會倒。你壓個幾年以後,草就長不高了,就像人一樣,老了就長不高。

  草長得越長、質地越軟,就可以壓得更貼近地面。壓平以後,伏倒的草就慢慢腐爛掉,成為最好的「粗有機」來源。

  其實我們現在的土地,問題不是肥料不足,而是「粗有機」不夠,就是粗纖維的有機質。翻開土表,看到下面有很多小生物在跑了嗎?還有肉眼看不到的微生物,它們就會去分解粗有機,吃下去再排出來就是肥沃的腐殖土。

  植物新生的根尖,也就是剛長出來的白根,最喜歡去鑽腐殖土,根表面的絨毛會去吸收其中的營養和微量元素。如果園子裡有很多腐殖土,果樹一定很強壯。

  草木共生的實驗長期下來,土壤的腐殖質越來越多,非常黑又非常鬆,而且聞起來的味道是香的,你聞過土的香氣嗎?

  一般做草生栽培,必須割草,如果是做短期蔬菜類,一般會建議在盛花期之前就要除掉,才不會留下很多草籽。可是那時候它還太嫩,裡面纖維質很少,90%都是水份,曬乾以後可能只剩幾條絲。若以果樹類來說,就可以把草留到老化,等開花、結籽以後再砍,這樣它的粗有機質才會足夠。

  草相的選擇也是重要的。有些草不易壓倒,或是會干擾工作,就不適合留。所以剛開始要做草木共生,要辛苦個兩、三年,把某些種類的草移除掉。在我的果園裡面,像牛筋草、颱風草、大花咸豐草和藤蔓類是看不到的,我經常要巡視,一發現就連根拔除。

  草木共生並非放任雜草蔓生,像小花蔓澤蘭這類會影響果樹成長者,必須謹慎移除(攝影/蔡佳珊)

  觀察草相的變化,可以看到大自然生態的演替,一年河東一年河西,每年的草相都不一樣。這年的溫度、濕度適合哪一種草,它就會特別旺盛。前年我這裡是火炭母草很多,之後就來了一種蟲把它吃得光禿禿,現在就變成紫花藿香薊占優勢。

  通常農民會怕這麼多草引來害蟲,但只要草相夠多元,各種草都有,就什麼蟲都來,會互相制衡。也不用太擔心蟲會來吃樹上的東西,蟲有草可以吃,牠也懶得上樹。

  從草相也可以很容易觀察出某個農園是用割草的,還是灑除草劑。如果是割草,經常整園都會是大花咸豐草,因為它最強勢。如果是用除草劑,會整片都是牛筋草,因為牛筋草最不怕除草劑。

  豐富多元的草相,自然形成生態平衡,不必擔心病蟲害,更有保溫保溼與水土保持效果(攝影/蔡佳珊)

  從前我原本也是慣行農法,九二一地震之後才開始轉型到有機耕作。那時我的小孩子一進房子裡就哭,全家整整一個月睡在車上。我深深感覺到大地的反撲,會越來越嚴重。

  一般農民考慮的,通常是要在這塊土地拿多少東西,而不是給予土地多少。像我爸爸賺很多錢,可是留給我這塊地的時候狀況很糟,土地硬硬、黃黃的,幾乎沒有蚯蚓。偶爾有蚯蚓也是行動遲緩、兩邊頭是漲大的,看起來鈍鈍的樣子。正常的蚯蚓兩端應該是尖的,現在我園子裡的蚯蚓很多,都很有活力、亂竄亂跳。

  剛開始做草木共生那幾年最辛苦。移草的辛苦還是其次,主要是家人的反彈,和鄰居旁人的眼光。草留這麼長,我的丈人來看了以後說,「你這裡面,都可以藏老虎了!」「你是怎樣,要放著荒?」我老婆也看不過去,一個人跑去把一甲地的草割光光。要堅持下去,不容易。

  還有很多人會擔心裡面會不會躲蛇?其實蛇喜歡溫暖的地方,不喜歡陰暗,所以草越長,越不容易看到蛇。就算這裡面有蛇,也無法反咬人,因為它會被底下密密麻麻的草梗卡住,翻不了身。我很少遇到蛇,偶爾遇到了,因為牠被草卡住,很容易就可以抓住牠。

  草是農民最恨的東西,但是你噴除草劑,會對土地造成莫大的傷害。不只是草死掉,裡頭所有的生物都死掉,這塊地也就等於死掉了。連草都活不了,還能種出什麼好的東西?不可能的。

  土地如果失去了製造植物所需養分的能力,就要額外補充很多東西下去,成本反而增加。像我們現在根本不用花錢去買有機肥料,讓草自己去製造就好了。把農民最恨的東西,轉變成了對我們最有利的東西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cer-contact.com/huotanmu/39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