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生乌龟壳如何入药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近年来,随着社会经济、物质文化的快速发展,民众对自身健康问题越发关注,养生保健中对龟鳖的重视大有愈演愈烈之势。龟鳖的功效被极度夸大,甚至误导误用,误人病情。龟鳖收购价格一路飙升,许多商家因此暴富,野生龟鳖资源却急剧萎缩,濒临灭绝,中国连续多年高居全球龟类消耗的首位。种种问题,包括国际社会的质疑与拷问,让我们不得不反思龟鳖作为中药和保健品的真实价值。

  从中医的角度来看,龟与鳖的功效稍有差异,但基本上相通相近。本文主要以龟为例,对龟鳖真实的药用及保健价值作一简略探讨。

  对于龟的功效,历代医家观点并不一致。汉末本草著作《名医别录》言之“肉作羹,大补”;但元朝吴瑞所著《日用本草》却记载“味酸,温,有小毒”。一句“有小毒”,明显将之拉下了神坛。

  包含龟甲的古代方剂大约七十余首,但常用的只有十余首。 2010年版《中国国家药典》中收录的中药材有3214种,最常用的也多达一千多种,在这个庞大的数字中,用于十余首常用方剂中的龟甲显然只是沧海一粟。由此可见,龟在中医药的大家族中,也只是无数药材中的一味药而已,并非有什么特别。但为什么现在的人却对它越来越迷信呢?

  记载“龟有小毒”的《日用本草》是中医史上的重要典籍,其线多年历史的日本龙谷大学也有收藏,书中这一观点必定有其理据。不过我们今天暂且不讨论这一观点,我们先来看一下人们通常所认为的龟的功效。

  先说龟甲,龟甲的主要功效是滋阴潜阳,补肾健骨,补心安神。看了这样的描述,可能很多人会发出惊叹,谓之神药。其实大家应该知道,中药不同于西药,西药的功效往往是单一的,而中药的药理与西药完全不同。中药对人体所产生的作用比西药更宽泛、更广义,其功效往往不止一个方面,而是有多种、多方面的功效。很多中药都是这样,并非只有龟甲如此,举两个例子:比如熟地黄,据清代吴仪洛所著的《本草从新》记载,功效:“滋肾水,封填骨髓,利血脉,补益真阴……(治)一切肝肾阴亏,虚损百病。”再比如我们经常在饭桌上吃到的山药,明代张介宾所著《本草正》记载,功效“健脾润肺、益胃补肾、聪耳明目、助五脏、强筋骨、延年益寿。”

  当然,我们这样说并非否定龟甲作为中药的功效。龟甲就像许许多多其他中药一样,都有一些功效,但完全没必要将它神化,也不应该将它神化。

  龟肉入药很少,使用范围也较窄,频次也较少。在中国中医药资料库方剂库中,使用龟肉的古方仅有六首,现代应用则更为少见。

  上文中提到,包含龟甲的古代方剂常用的有十余首,包含龟肉的仅有六首。这些方剂中龟甲龟肉所产生的功效,并不是不可替代的,完全可以根据各种临床证型选择替代药物。

  中医用药讲究“君、臣、佐、使”,君药是针对主病或主证起主要治疗作用的药物,其余皆可称为辅药,意为起辅助治疗作用。镇肝熄风汤是使用龟甲的著名方剂之一,但其中的龟甲并非不可替代之君药,而只是辅药,和龙骨、牡蛎一起,共奏潜阳降逆之功,从而起到柔肝熄风之效。该方剂中的龟甲完全可以用其他药物替代,潜阳可以用石决明或磁石,二者均有很好的潜阳功效。滋阴可增加生地、黄精等养阴药为补。二者相合,滋阴,潜阳降逆,柔肝熄风,原方之效完全能实现。

  《寿亲养老》卷四记载的“三肉臛”,由龟肉2两、羊肉3两、獐肉3两组成,主治产后乳汁不下。但治疗产后乳汁不下的食疗方法有很多,比如素涌泉汤:王不留行十克、鸡蛋三个、白糖适量。加水两碗煮王不留行,煮至剩一碗水,去药渣,鸡蛋打碎,用药汁煮鸡蛋,加白糖调味,当早点或点心吃,能有效促进母乳分泌。

  以上我们介绍的这些食材药材,更常见,更容易得到,而且更有效,完全没必要非要用生僻之物来故弄玄虚。

  除方剂中的龟甲龟肉可根据功效选择替代药物外,用于各种临床证型中的龟甲,也有不少品种的药物可以替代。

  枸骨叶——功效养阴清热、补益肝肾,常用于治疗肺肾阴虚导致的咳嗽咯血、骨蒸潮热、腰膝酸痛等症。

  楮实子——功效补肾强筋骨、明目、利尿,常用于治疗腰膝酸软、阳痿、水肿等症。

  地骨皮——功效凉血除蒸、清肺降火,用于阴虚潮热、骨蒸盗汗、肺热咳嗽、咯血、衄血等症。

  旱莲草——功效养阴益肾、凉血止血,常用于治疗肝肾阴亏所致诸症,也可治疗阴虚血热所致的各种出血症候。

  人们对龟鳖的认识有个普遍的误区,就是认为龟鳖可以滋阴壮阳。上文中曾经提到,龟甲有一定的滋阴潜阳的功效,但“潜阳”并非壮阳,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。潜,有“平抑、调节平衡”的含义,跟“壮阳”相去甚远。可以说,这“潜阳”二字长期以来都被误读了。至于龟肉,翻遍医书,也找不到龟肉可壮阳的根据和记载。

  平时经常听到各类广告说,肾虚,要补肾。其实补肾的方法并不是千篇一律的,也需要辨证施治。首先要确定是肾阴虚还是肾阳虚,如果是肾阳虚,男子可导致性功能减退、阳痿、早泄等,女子可导致不孕、遗尿、性欲低下等。对于以上诸症,确需补肾壮阳,但不能用龟鳖来补。因为龟鳖偏寒性,根本没有壮阳的功效,甚至与壮阳背道而驰。

  俗话说“千年王八万年龟”,龟鳖长寿,所以吃龟鳖也能长寿,这也是人们热衷于食用龟鳖的心理依托之一。其实,根据科学考察,只有极少数的龟能活到百年以上,大部分只能活二、三十年左右,有的只有十几年。平时常见的巴西龟,能活到二十年的也很少。可见,吃龟鳖能长寿只是心理感觉而已,并无真实依据。

  另外,让我们思考一下,如果吃长寿动物就能长寿,那么我们平时经常吃鸡鸭,而鸡鸭寿命很短,我们岂不是要折寿?

  过去的年代里,社会不发达,人们知识储备不够,对自身健康和命运的把握能力都很有限,在那种背景下,产生“吃长寿的能长寿”这样缺乏根据的说法,不难理解。但那只能说是一种良好的愿望而已,到了今天,似不应再以讹传讹了。

  也有一些地区的人们,把龟鳖作为食疗、药膳的主要原料,其实这也需要具体分析,比如肾阳虚的人就不适宜吃龟鳖。肾阴虚的人可以吃,但从中医食疗角度来说,食疗食养最忌品种单一,如果只迷信于某一种食物,是达不到效果的。

  中药一般分为三大类,包括植物类药、动物类药和矿物类药。人类饮食的食物,同样来源于自然界的植物、动物及部分矿物质。用来治病的,一般被称为药物;作饮食之用的,就称为食物。但有些品种既有治病的功效,同样也能当作饮食之用,叫做药食两用。比如山楂、核桃、桂皮等,它们既属于中药,又是大家经常吃的可口食品或调味品。 (卫生部在2002年公布了84种药食两用食物名单)

  龟鳖虽然有一定的滋阴功效,但滋阴养阴的食物有很多,效果也很显著。就说我们再熟悉不过的黑豆,在中国现存最早的药物学专著《神农本草经》中就有记载,黑豆补肾益阴、活血利水。还有我们更熟悉的苹果,最早见于明代《滇南本草》,润肺止咳、益脾止泻,主治脾阴不足、肺热燥咳等症。另外还有:蜂蜜、鸭蛋、木耳、银耳、芝麻、小麦、大麦、枸杞、番茄、百合、胡萝卜、桑椹、酸枣,等等。这些都是人们生活中很常见的食物,不要偏食,经常变换食用,远胜于迷信一种。

  常见的、普通的、甚至廉价的,不一定就不好。昂贵的、标新立异的,不一定就好。养身健体,重在效果,无须猎奇。天地之精华往往就在我们的身边,无须舍近求远。鲁迅先生所说“要用一对原配蟋蟀作药引的所谓名医”,只能说是故弄玄虚、甚至欺世盗名。

  上面介绍了一些常见的滋阴食物,下面分析两个与龟有关的食疗方,以及功效更佳的替代方:

  此方在网路上流传甚广,被推荐用于消解湿疹疮毒。食材:土茯苓60克,芡实50克,枸杞子30克,龙眼肉50克,乌龟1只。此方中土茯苓的作用是利湿、解毒;芡实的作用健脾止泻;枸杞子的作用养肝、滋肾、润肺。以上三味性平,乌龟在此方中的作用根本不大。而且湿疹疮毒一般多为热症,中医讲究“热者寒之”,而龙眼肉性温,用于解疮毒值得商榷。可见,流传广的东西不一定都是正确的。

  食材:绿豆30克,薏苡仁15克,百合30克,茯苓15克,淮山药15克,冰糖适量。制法:将绿豆、薏苡仁、百合、茯苓、淮山药一起下锅,加水适量,煮至烂熟后,加冰糖即可。功效:滋阴清热、祛湿解毒、健脾益肾。

  食材:马齿苋50克,蕹菜30克。制法:将马齿苋与蕹菜分别洗净,共入锅中,加适量水煮成汤,调味即可。功效:清热,祛湿,止痒。

  主要食材:冬虫夏草10克,沙参60克,乌龟1只。此方中冬虫夏草为君,起主要作用,功效补肾壮阳、滋肺止嗽;沙参为臣,起次要作用,功效养阴清肺、化痰止咳、益胃生津;乌龟为佐使,仅起到调和作用而已。

  食材:水发银耳400克,荸荠100克,甜杏仁10克,桂圆肉30克,姜、葱、白糖、精盐、花生油、玫瑰露酒各适量。制法:荸荠削皮切碎,加水煮2小时,取汁备用;杏仁去皮,开水煮10分钟,再入清水中漂去苦味,放碗中加清水100毫升,备用;桂圆肉与杏仁一起蒸50分钟取出,备用;银耳开水煮片刻捞出,放入清水中,加花生油少许,加葱、姜、精盐,中火再煮3分钟捞出。然后,将银耳放在蒸锅内,加荸荠汁、玫瑰露酒、白糖,再蒸50分钟,然后放入杏仁、桂圆肉,再蒸15分钟,即成。

  此方功效:滋阴润肺、补精益肾、养血润肠。此方不仅功效十分显著,而且对身体的调理作用均衡而温和,润物细无声地滋养你的身体,这一点是上述虫草沙参炖龟肉所无法比拟的。

  国内有些保健品广告所宣称的龟鳖制品的功效,几乎包治百病,这是完全夸大其词了。龟鳖不但不具备那么多神奇的功效,而且用之不当,反受其害。

  明代缪希雍所撰《本草经疏》记载:“妊妇不宜用,病人虚而无热者不宜用。”指的是孕妇或胃有寒湿者不能服用龟鳖。同理,以龟板、土茯苓为主要成分的保健品龟苓膏,也并非人人皆宜。因其偏寒性,脾胃虚弱、食欲不振、大便较稀的人不宜吃。龟板有兴奋子宫的作用,可能导致流产,孕妇不宜。

  一般来说,植物性药材的副作用要小于动物性药材,如果用药,笔者更倾向于使用植物性药材。中国最早的药物学专著《神农本草经》,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代表作《本草经集注》,隋唐时期的代表作《新修本草》(又称《唐本草》),宋代的代表作《开宝本草》,明代的代表作《本草纲目》,清代的代表作《本草纲目拾遗》,为什么都用本草二字?其实本草的含义,就是“诸药草类最多,诸药以草为本”。由于中药的来源以植物性药材居多,使用也最普遍,副作用也相对较少,所以古来相沿把药学称为“本草”。

  另一方面,从食品安全的角度看,目前绝大部分的肉用动物都是人工养殖的,很多媒体报导,有相当的不良养殖场主,为了追求经济效益,使用一些快速催长的化学激素,食之对人体有不可忽视的副作用。至于食用野生动物,相关卫生部门早已多次发出警告,野生动物身上往往携带病菌,食之对人体有不可预知的健康隐患。

  龟鳖,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动物,却被人为地赋予了过多并不存在的神奇色彩和寓意,这些也到了该澄清的时候了。其实在中医药学的范畴里,龟鳖在真正的临床用药中所占份额并不大,甚至很小,但近年来龟鳖作为保健品的功效却遭到了过多追捧,甚至到了畸形夸大的程度。这种现象,让人担忧。保健品的使用应根据各人体质理性选择,盲目的跟风消费,甚至为炫耀财力而攀比消费,实为不智之举。轻则浪费钱财,重则损害身体。

  目前,国际上对中国中医药学界已有微词,认为中药消耗大量的野生动植物资源,甚至认为中药开发会引发生态危机。面对这种批评和质疑,对中医药学界的智者同仁来说,合理用药,同时向广大民众传播正确的知识,引导民众不被传说和神话所误导,显得尤为重要。这是对民众的健康负责,也是对中医学自身的价值、责任和声誉负责。

  我们都知道中国多年来高居全球龟类消耗的首位,无数龟被我们吃掉了,中医的一些说法对这一现象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,或者更准确地说,是以中医名义流传的一些误传,起了推波助澜作用。这篇文章是从人的健康出发的,澄清人们健康养生中的误区,但同时正好告诉了我们,打着中医旗号推动龟鳖消耗是错误的!根本不符合中医的理论。这文章的英文版已于今年五月刊发在澳洲出版的中医杂志“The Lantern – a journal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”,英文标题是“The Myth of the Turtle – correcting errors of perception in Chinese medicine ”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cer-contact.com/shijueming/167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