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休老中医陈文国15年来很少出泰州 怕病人跑空腿

  泰州海陵区城西街道头营社区的陈文国老人,是泰州首批基层名中医。15年前,他退休后,先是在社区卫生室发挥自己的专长,后来回到家中依然利用所长,为街坊邻居解除病痛。退休以来,他服务的病患已超过10万人次。

  近日,泰州海陵区头营社区筹建乡贤展示墙,77岁的陈文国因长期服务社区居民光荣入选。

  陈文国今年虽已77岁,但精神矍铄,给别人把脉问诊,一点也不含糊,口齿清晰思维敏捷,处方用药字迹工整。药该如何煎,身体该如何调理,他都要再三叮嘱。记者在陈文国家采访的半个多小时里,老人为三位登门的病患诊治,望闻问切一丝不苟,仔细询问才会开方。开方时也是反复斟酌,短的几分钟,长的用时十几分钟。

  陈文国回忆说,退休后在社区坐诊那会儿,平均每天都要接待三四十名病人,一周下来近200人次,一个月就有800人次,十多年来足有10多万人次。

  这些年,别的老同事、老朋友,退休后都忙着外出旅游,陈文国却很少外出游玩。他说,自己年轻的时候在医院上班,经常有机会外出参加学术会议,顺便还可以到各地走走,退休以后反而更忙了,反倒没空出去了。“要是出门时间长了,有病人满心满意的找上门来,却遇不到我,白跑一趟该有多失望啊。”

  陈文国出生于中医世家,祖上多代从医,其父陈幼川是泰州著名的中医外科专家。受父亲影响,陈文国年轻时学医,1962年,陈文国中专毕业后参加市中医院的名老中医继承班,跟随父亲学习中医外科、皮肤科,直到1966年参加工作,精通内、外、妇、儿科诊疗。

  “不知不觉一晃几十年过去了,这大半辈子都在基层和病人打交道。”2002年,陈文国从原单位退休,又被返聘一年多,2004年初才正式退休。陈文国本以为终于可以在家安享晚年,可每天依然有找到家里来的病人,当时刚好也有多家医疗单位找到他,请他出山到社区坐诊,陈文国觉得积攒的医疗经验,应当继续发挥作用,便应邀在景光、江洲等社区的卫生服务站看诊,一时间慕名而来的病人络绎不绝。

  前几年,陈文国从社区卫生服务站退了下来,虽然回到家中,每天还是有不少人找上门来,周围邻居有了小病小痛都爱找他看,原先的病人也经常来找他,此外还经常有外地的病人前来求医,他还是没有办法完全退休。

  “既然人家找上门来了,就是我的病人,手上的事情再忙,也要放一放,治病救人是医者的天职,永远都要放在第一位。”陈文国的妻子窦兰凤是他的同学、同事,也是有名的老中医,她心疼老伴,每有病人上门,窦兰凤总是站在他身旁陪着,一起为病人拿主意。

  牛皮癣等顽固的皮肤病,不仅难治,治好了还容易复发,病人往往是耗费了大量的金钱和时间,病却总不见好。陈文国从业50多年,尤擅皮肤病的诊治,形成了独特的诊治风格,他用家传的防治方法,治好了众多的皮肤病患者,有的治疗后多年再没有复发。

  “现在网络发达,一些病人在我这里把病看好了,就把经历写下来发到了网上,很多外地的病人也专程前来治病。”陈文国说,这些年接待的外地病人有不少,近处的有省内的以及江浙沪地区的,也有来自四川、河北的。前一段时间有一个内蒙古的家庭,孩子患上了严重的牛皮癣,病痛折磨坐立难安,在网上查到了他擅长治疗皮肤病的消息,一家人便坐了火车南下专程来到泰州找他治疗。经过他的诊治,孩子的病情明显好转。

  陈文国医术家传,治疗皮肤病有独门绝活儿,例如治疗牛皮癣,他有家传的“牛皮癣专方”,主要的药材是金银花、连翘、生地、土茯苓、石榴皮等常见中药,一剂的价格只有几十元,治疗效果通常都很好。

  “我这里还有不少祖传的方子和药剂,比如对于伤口化脓的,先用九一丹拔脓,再用生肌散敷,伤口很快就能愈合。我这里还有治疗其他皮肤病的专方,如湿气粉,治疗湿疹效果很好。这些方子都是家传绝学,希望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,为更多人解除病痛。”陈文国说。

  泰州海陵区城西街道头营社区的陈文国老人,是泰州首批基层名中医。15年前,他退休后,先是在社区卫生室发挥自己的专长,后来回到家中依然利用所长,为街坊邻居解除病痛。退休以来,他服务的病患已超过10万人次。前一段时间有一个内蒙古的家庭,孩子患上了严重的牛皮癣,病痛折磨坐立难安,在网上查到了他擅长治疗皮肤病的消息,一家人便坐了火车南下专程来到泰州找他治疗。陈文国医术家传,治疗皮肤病有独门绝活儿,例如治疗牛皮癣,他有家传的“牛皮癣专方” ,主要的药材是金银花、连翘、生地、土茯苓、石榴皮等常见中药,一剂的价格只有几十元,治疗效果通常都很好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cer-contact.com/shiliupi/339.html